欢迎致电400-655-9999

独家对话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拿4亿元试水

2018-08-16 10:41:53

联想之星10年交出的成绩单,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打了85分。

打完分,他转向坐在身侧的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85分可以吗?”这个举动,让采访气氛格外轻松。

这是柳传志喜欢的交流方式,无论是面对媒体采访、工作汇报或是出席活动,他希望充分了解对方的想法,然后再谈自己的见解。

为什么是85分,柳传志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2018年,在北京中关村,有超过200家创业孵化器,1.3万家高新企业,320多个上市公司和近70家独角兽公司。这在10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能够摸着石头过河,从公益的创业培训发展到今天的“天使投资+深度孵化”模式,在柳传志看来是加分的,“它带有探索性。”

“做企业的追求不只是富有,而是让钱能对国家和社会有更大的贡献,朝着这个方向,联想之星做的事让人看到了苗头。”柳传志说,这是又一个加分项。事实上,这样的思路,贯穿着他30多年的联想事业生涯。

对他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加分项来自于人。

柳传志会关心团队管理层的思考,例如王明耀在联想控股内部的分享、接受的媒体采访或是论坛发言,觉得内容不错的,柳传志会在文末点赞。看到需要讨论和提醒的,柳传志会第一时间发微信,或者跟他们电话交流。

“关注一块业务,我会观察领头人是不是合格,看他的总体战略方向,也就是做正确的事儿。再有就是公司是不是建立了好的机制,是不是能充分调动大伙的积极性,一起把事儿做正确了。”柳传志称。

在柳传志看来,联想之星的成绩单被市场认可,恰恰证明,他们赶上了好的时代,踏准了国运。

1990年代,中关村曾经组团到台湾地区考察访问。柳传志作为其中的一员,见到了台湾科技教父级的人物李国鼎。交流中,企业家天然的敏感性,让柳传志留意到了,李国鼎提及的投资对科技发展起到的作用,以及台湾新竹科技园的成功实践。这在柳传志心里埋下了做投资的种子。

2000年后,BAT创始人在国内融资,四处碰壁。多年后,中国资本几乎集体失位于BAT的早期投资,这让柳传志颇有感触。在柳传志看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手里不富裕不敢投、缺乏眼光看不懂”。这样的局限,在那个时代是极富代表性的。中国资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破局限。

在柳传志看来,改革开放的40年,恰好给中国企业和资本提供了充足的修炼内功的时间。可以看到的是,新一波崛起的独角兽身后,开始频繁出现中国资本的身影。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和联想之星,基金总额1300亿元左右,所投企业超过700家,其中50%以上是科技型企业。2017财年,财务投资业务给联想控股贡献了41.28亿元的净利润,更让柳传志欣慰的是,这些企业在投资后获得了很好的价值成长,为社会创造了大量财富。

“原来我们不懂,后来懂了,原来不信的,现在信了,有了这些,我们就该开始往前去想。先把富的基础打好了,再往强做。”柳传志说,以联想之星为代表的天使投资要干的事,就是要往超前了想,而且要坚定这个方向,不获成功,决不罢休。


联想之星是联想控股财务投资板块上最年轻的业务,也是柳传志在科技成果产业化中趟出的一条路。

聊起2008年,联想控股拿出4亿元给联想之星做投资试水,柳传志坦言,“这钱不算小数目。”但在当时,他不止一次和联想之星的初创团队说,“4个亿可以拿去交学费,只要能带出一个队伍。”

一次,联想之星管理层到联想“我们选了一些人,免费培养,即使最终联想之星没投,还有别人投呢,对整个社会是推动,我觉得就挺好。”柳传志说。

柳传志是个爱思考的人,很难判断,这份爱“琢磨”是源自本性,还是30多年的商场打磨。

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让自己坐下来好好想想,决策做得是不是恰当,能不能更好。一旦想清楚了,他会想方设法去实现。联想控股开始专注做投资,建立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再到后来的联想之星,以及进入战略投资领域,形成特有的“双轮驱动”模式,正源于这份琢磨和坚持。

爱“琢磨”的另一面则是会替别人考虑。

联想创业初期,公司同事跟柳传志聊过一件困扰自己的私事。由于当时的制度问题,这位在中科院的研究员,因为到公司上班,一直评不上高级职称。这样的事情在那个年代并非个案。柳传志琢磨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在名片上的公司名称后,给符合标准的员工印上高级工程师几个字。既没犯错误,又安抚了同事的心理。

看似小事,但这和外界流传的“72家房客”和“自办养猪场”的故事一样,透露出这位联想掌舵人对员工发自内心的重视和关心。

第一代企业家的创业历程中,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考验。其中很多是今天的创业者难以想象的。柳传志的习惯是边打仗,边琢磨,边总结。如今,他也会和联想之星管理层交流这些,他希望,作为能给早期创业者提供帮助的人,必须深刻思考,哪些体制机制问题会对创业有实质性影响。不用拘泥于形式,要找到办法解决。

也因为爱埋头琢磨事,柳传志身上发生过不少趣事。最常被同事们打趣的一件是,他在外出参加活动时去了趟洗手间,出门就迷路了。“我只负责考虑跟公司发展有关的大事,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但得有人帮我管好了。”柳传志说。

74岁的柳传志,每天会从罗振宇的《得到》上,至少听一本书。

他会在有空的时候看看电影,《小时代》、《不问西东》、《我不是药神》都是他刷过的片子;他读书时,不只选《光荣与梦想》、《刘亚洲文选》,还会看《腾讯传》、《鞋狗》和《三体》。

他会想在北京的夏天,和老伴儿一起吃个冰棍散散步;他还会因为看世界杯,激动地睡不着觉。

2018年7月中旬,柳传志的投资事业迎来了一件大事,联想控股完成了对卢森堡原发钞银行——卢森堡国际银行的收购。为此,他专程飞到卢森堡进行一系列商务活动。

行程之余,这个充满好奇心的老头儿,还去参观了卢森堡当地的特色蛋糕店。他说,中国人现在富余的肚子里,不适合吃太多这样的东西,但他很高兴闻闻味儿。

这是柳传志在商业之外的样子,精彩真实又充满生活乐趣。

在联想控股所在地,融科资讯中心园区的一个角落里,保存着一间很旧很简陋的传达室。那是34年前联想的诞生地。就在投中网采访柳传志的前两天,一个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为题材的纪录片团队,刚刚完成对他的采访。镜头里,柳传志缓缓走进了那间传达室。30多年前,这个40岁的中年人,憋着一股劲儿,和10位同仁在此开启了堪称奇迹的创业。2008年,就在这间传达室旧址旁的大楼里,联想之星又启程了。历史的时间节点不同,但对柳传志来说,科技兴国的梦,从未改变。

附:联想之星10年养成记:投资200+项目,系统布局AI、医疗

承载产业基因,从公益创业培训起步,摸索出“天使投资+深度孵化”模式的联想之星,在2018年交出了自己的10年成绩单:管理基金规模达25亿元,拥有200+投资项目,其中不乏乐逗游戏、旷视科技Face++、小马智行(Pony.ai)、开拓药业等明星项目……

对于这一成绩单,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打了85分。

自2010年,联想控股给予第一笔4亿元资金开始,联想之星多次迭代,至2015年,成为一家市场化运营的天使投资机构。

作为联想控股财务投资版图中的一支新军,从诞生之日起,联想之星就受到了柳传志的诸多关注。每年联想之星创业CEO特训班(下称“CEO特训班”)的第一课《总裁是怎样炼成的》,柳传志都会亲授,这个习惯他保持了10年。

在投资之外,联想之星于柳传志更大的意义是,这位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心中,希望支持科技产业报国的情结。

“国富民强,一个国家的实力和民族的兴衰,未来拼的就是科技的力量。”柳传志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表示,联想之星发展的10年,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和创新创业的时代变迁,“在未来商业大变局中的下一个10年,希望联想之星能依靠对高科技的前瞻判断和专业化投资,抢占科技发展的先机。”

从公益创业培训起步

2007年两会期间,柳传志向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汇报,他注意到在中科院中的技术性研究所中,科技成果转化一直是个问题。当时,中科院直接控股创办的企业有500多家,但年销售额过亿元的只有40多家。柳传志表示,联想愿意投入资金与人力,免费培养中科院具有创业意愿的科学家成为企业家,以此推动中科院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柳传志的提议令路甬祥非常高兴,并坚决表态支持。2008年,柳传志创办“联想之星CEO特训班”,一办就是十年。

柳传志从中科院下海创业,深知科技人员创业要经历什么,他希望从人的培训入手,把联想多年来办实业、做投资的经验和教训分享出去。

“培训属公益性质,教学费、吃住联想控股全包。”参与讨论的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联想之星董事长唐旭东回忆当时的决定。做公益创业培训的提议,很快就在总裁会上敲定了。

三个月时间,时任联想控股副总裁曹之江走访了全国20多个中科院下属研究所招生,联想体系内抽调了有创业投资实战经验的人员担任讲师,君联资本首席管理顾问王建庆当时负责编纂讲义。为了让这份讲义实在实用,能解决企业成长中最关键的问题,柳传志参与了每一版的修改。“讲义到第九版才通过,重点是将企业从创办开始,会遇到什么问题,我们是怎么认识思考并解决的,要将这个思路和学员们交流,让他们爱听也听得懂。”唐旭东回忆。

然而,招生工作在中科院的某些研究所中却受到了冷遇。所长们不能理解一个企业自己每年拿出千万元资金来做这个培训的目的是什么,是单纯地为了科研成果的推广,还是想从中得到什么大的好处。为此,招生团队不得不一遍遍阐述他们的出发点和想要做的事。最终,实际行动说明了一切。2009年,特训班开始面向社会广泛招生。

一期班授课时,柳传志多次和学员交流,他发现,“科技人员创业的第一笔钱从哪儿来是大问题。”随即,他提出了新要求,“联想之星能不能成功,不只取决于培训的口碑,如果能在里面发现好苗子,联想控股拿钱,让一两家苗子成长起来,才能算成功。”

通过对学员项目的调研,特训班一期结业时,已有5家企业与联想之星或由联想之星引荐的早期机构,签订了投资意向书。

2009年下半年,唐旭东正式接手联想之星,并确立了“公益创业培训+早期投资”的运作模式。2010年,由联想控股出资4亿元,联想之星有了自己的一期天使投资基金。

200+被投项目、900个星友

联想之星所在的中关村,一直是中国科技发展的风向标。密集的科研院所和高校资源,促使这里经历30年发展后,一跃成为全球股权投资最活跃的区域之一。如今在这里,每天都会诞生科技企业近90家。这让有科技偏好的联想之星找到了沃土。

10年,联想之星明确了TMT、人工智能、医疗三大投资方向,管理基金规模达25亿元,拥有200+投资项目,其中不乏乐逗游戏、旷视科技Face++、小马智行(Pony.ai)、开拓药业等明星项目。

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作为联想之星首个IPO项目,2014年登陆纳斯达克,给基金带来超百倍收益。据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透露,当年联想控股提供的初始基金,项目退出回报已超过10倍。

    

除了投资,联想之星创业CEO特训班也带来了另一笔“财富”。截至2018年7月,11184位创始人报名特训班,876位被录取。被录取的星友们,共获得100+著名VC机构的青睐,企业总估值超过5500亿元。

“这也形成了联想之星的核心竞争力:资源平台化、投资专业化。”王明耀说。

在他看来,LP联想控股的品牌效应以及其拥有的多阶段投资基金,无疑是联想之星平台的独有资源。再加上,联想之星积累的近900名创业学员、200+个被投项目,这让联想之星不仅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更是一个聚集了早期创业急需的各种资源集合的平台。

同时,专业化投资也是联想之星坚持的理念之一。“投资不是追风口,哪个热就扑上去赚哪个的钱。天使投资也要做行业分析,研究清楚了,才能大胆投入。”王明耀表示。

最新数据显示,联想之星被投项目在2018年上半年,有40多家获得新一轮融资。同期特训班学员企业融资总额达170亿元。

收获专业化团队和精准化打法

问及王明耀,联想之星多年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脱口而出,是七八年来培养的团队,他说这是联想之星积累的财富,也是未来重要的“后劲儿”。

与“全靠老大说了算”的方式不同,联想之星会鼓励投资经理、初级分析师在各种会议上发表自己的见解,说得有理有据,意见就会被采纳。这样的方式,有时候会让决策过程显得很有冲突和博弈感,但问题不辩不明,能大大提升团队论证问题和逻辑思辨的能力。

其次,在联想之星团队中的每个成员,都有机会直接参与项目的投后管理和增值服务。

“我们投一个项目,需要投资经理写报告,做访谈和调研,时间周期上,不如明星投资人一人拍板的效率那么高,但长期下来,队伍会得到成长。”王明耀说。

2012年和2013年加入联想之星的李明和冷艳,2017年晋升为合伙人,李明负责TMT投资,冷艳负责医疗投资。这两位合伙人是联想之星基层内生起来的新一代80后合伙人。

从新人开始,基金就能给予充足的锻炼空间,是李明和冷艳颇为相同的感受。2016年,李明开始参与团队管理,这让他跳出投资单个项目的思路,更明晰如何做投资配置。冷艳则是刚加入就得到大量看项目、投项目的机会,在实战中不断打磨自己。

除了对于人才的培养,在提高早期投资精准度方面,联想之星也摸索出一套方法。

例如,每年联想之星会定期举行1-2次集中的项目复盘会,就已投项目发展现状及过程进行剖析,讨论投资时点的决策依据、投后项目发展情况与市场环境变化的匹配度,帮助投资团队提升判断力,完善投资逻辑。

为了能够精准化投资,联想之星还从柳传志的管理方法论中,沿袭了“定战略”。在“广撒网”的天使投资圈,这显得有些另类。

据王明耀透露,联想之星每两年会完善一版新战略。2010年至今,其投资战略从1.0升级为3.0,投资聚焦方向也从最初的先进制造、TMT、医疗,衍进成了TMT、人工智能、医疗。“通过这样的方法确定的投资方向经历住了考验。”王明耀说。

2010年,联想之星决定投资方向时,考虑到中美市场从长周期看,医药公司都有不错的业绩,最终敲定在医疗方向,关注创新医药细分领域。但新药研发周期长,风险性高,此前少有早期基金介入。

“管委会对创新药方向要不要坚持投,有过激烈讨论。”负责医疗投资的联想之星合伙人陆刚说,回顾最初订战略时参照的依据,“没有错”,如果就此放弃,后续可能损失更大。

从另一个层面,新药研发属于联想之星偏好的高科技领域,“既是一个大行业,又是有强技术壁垒的事儿”,最终团队坚持了策略。

2017年开始,联想之星的这份坚守,开始柳暗花明。“行业最低迷时候,投的十多个项目已经有80%对接上资本市场。”陆刚说。

天使投资终局思维与系统布局

2010年,联想之星内部,其实有过一次关于选择什么样投资路线的讨论——如果一个基金能赚10倍,那么是找30个项目带着基金赚10倍,还是用不到10个项目带着基金赚10倍。财务回报一样,到底该选哪条路。

最终柳传志拍板,选择了第二条路,投高回报的明星项目。这样的定调,也让联想之星后来的投资风格和投资理念逐渐成型。“这其实是鼓励冒险和关注前沿科技,而不是在风口热的时候,投一些看起来安全保障比较高的项目。”

如今回看当时的路线选择,柳传志的判断是明智的。“VC可以找到安全边际,但天使只能依靠爆炸型的项目,它的投资成功率直接决定了这件事。”陆刚说。

这样的思路,也让联想之星在八年前,就占据了人工智能(AI)的布局先机。

2010年,“人工智能”一词还少有人提及。在当时聚焦的先进制造领域,2010年,联想之星投资了虹膜识别项目中科虹霸;2011年投资了人脸识别项目旷视科技;2012年投资了语音交互项目思必驰。王明耀坦言,起初投到AI项目,完全是因为基金的技术偏好,“早期我们投了很多这样的技术,AI风口来临的时候,它们脱颖而出,形成了布局。”

2015年开始,联想之星对于AI的投资进入自觉期,开始系统化布局。

为了保持和美国硅谷前沿AI科技的同步,2015年联想之星在旧金山发起Comet Labs,聚焦AI投资。目前已在美国投资了40多个项目。


返回顶部
周一到周五(9:00-12:00 14:00-18:00) 免费服务热线:400-655-9999
Copyright © 2015-2016 cie.com 版权所有|粤ICP备170175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