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致电400-655-9999

企业之间信任度陷入冰点 新“三角债”绞杀传统产业

2017-05-10 11:39:51

“有的大型钢铁厂应收的欠款高达20亿元左右,其中重要部分就是煤炭机械等设备制造公司拖欠的;大的煤矿企业应收的欠款也在数十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钢厂的;大的煤炭机械企业应收欠款则有很大一部分是煤矿企业欠下的。”

  从2015年初至今,受经济不断下行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地区企业债务环境不断恶化,一批新“三角债”问题再次严峻起来,企业之间的信任度正在陷入“冰点”。记者近期在河南、安徽、甘肃、陕西等中西部省份采访发现,一部分企业生存困难,一些地区的金融环境因之恶化,给经济转型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

  新“三角债”问题严峻

  记者调研发现,当前,河南、安徽、甘肃、陕西等地的部分企业之间欠债越来越多,情况不断恶化,已出现了三个比较明显的趋势。

  一是欠债涉及面越来越大。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重化工企业还是轻纺企业、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出了互相欠债的情况,有的地区大部分企业卷入了互相欠债的链条。

  记者在河南省的一个重工业大县采访了解到,这个曾连续多年是河南省“十强县”的工业县,近年来由于主导产业煤炭、铝材、水泥、玻璃等都成为了全国性的过剩产能行业,全县经济迅速恶化,多数企业应收账款激增,互相拖欠的债务金额迅速膨胀。记者调查发现,这里的企业互相拖欠债务的情况非常严重,有的企业欠别人债务高达数亿元,而且还在不断亏损中。中小企业日子普遍难过,有一家生产铝管的企业,年产值2000多万元,别人欠他1400万元,他欠别人也有1200万元,企业已有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

  二是欠债回款期越来越长。以往企业之间互相欠债也是常有的事,但是欠债回款期一般都非常短,在约定的期限内都能够还款。而从2015年起却大不相同,一些地区的企业欠债回款期不断延长,回款的比例不断降低,企业之间的市场信任度正在陷入“冰点”。

  河南平顶山市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对记者说,企业现有未收到的货款2000多万元,按照约定从2015年初,债务人应按每月10%的比例还钱,但是从2015年春节后债务人却不打款了,欠款至今也要不回来。此后债务人仍然把加工订单传真给企业,但企业已不敢再接他的活了。

  记者从安徽的金融管理部门了解到,目前安徽一些地区应收账款期限正在不断增加,比如以前是30天,现在都是3个月。同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在上升,到2015年6月末,安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为430亿元,比年初增加74亿元,不良贷款率1.73%,比年初上升0.17个百分点。有专家预测,2016年清收不良贷款将会是银行的一个重点任务,主要可能在制造业。

  三是回款现金越来越少,多以承兑汇票支付,企业现金流趋紧。经济下行时,“现金为王”的特点非常突出,随着相互欠债数量的激增,企业越来越看重现金流,还账开始多以承兑汇票支付。中部一家年产值过千亿元的能源企业,2015年初以来的应收账款月月增加,已占到销售额的一半,而在收到的账款中,现金只占10%,承兑汇票高达90%。

  企业陷入生存危机

  企业债务环境的恶化,使相当一部分企业生存艰难,一些地区的金融环境也因之恶化。

  宝鸡市眉县是陕西有名的轻纺工业大县,该县不仅是陕西关中地区最大的纺织基地,而且还是全国的砖机生产基地。从2015年初至今,这里的企业发展十分艰难,应收账款不断增加。成立于1982年、眉县最老资格的民营企业陕西宝深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帆对记者说,很多年没见过这样萧条的经济情况,作为全国砖机生产的“领头羊”,企业历史上只在1997年、2008年出现过下行的情况,2015年是第三回,情况却比以往更为严峻。

  “纺织企业的日子也不过。”当地一家纺织公司的生产总监对记者说,她所在的企业在眉县也不算小,前些年发展势头都非常好,但是目前的形势让人十分担心。应收账款上升得非常快,以前都是客户把款打过来,现在是赊销,款还要不回来。“目前,企业是靠贷款解决流动资金。”

  企业债务环境恶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中,首当其冲是企业的生存问题,尤其是中小企业陷入债务危机后,往往造成致命的打击,即使是大企业,由于负债率的急剧上升,企业可用资金越来越紧张,职工收入也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国内一家大型煤矿企业的党委副书记对记者说,2015年企业负债率已达78%,2014年是65%,企业现金流明显趋紧,生存越来越困难。公司全体员工的收入都出现了大面积下滑,领导层收入拦腰砍,非采煤一线的职工月收入一千元上下的非常普遍,如果家属没有工作,这样的收入养家糊口非常困难。

  老厂区红楼依旧,却已人迹罕至;昔日繁华的街道上人去楼空,到处都是房屋的“招租”广告,数以千计的当地居民已经去其他地方寻找工作,曾经一房难求的景象已然不在。记者近期在贵州、甘肃、河南、四川、安徽、内蒙古等多个省区都看到了这种情景,由于煤炭、钢铁、建材等传统产业普遍亏损严重、企业债务环境恶化,很多企业只能以减员减薪为增效手段,一些的职工工资已出现拖欠,有的甚至三个月以上领不到工资。

  转型升级成奢望

  企业债务环境的恶化使得一些企业家们对市场的信心不断丧失,安全保命成为最大的选择,转型升级已不予考虑。一些企业家对记者说,自从企业债务不能顺利要回后,企业业务现已全面回缩,以保生计为第一要务。转型升级要动用大量资金,而周围到处欠债不还,企业实在不敢把有限的自有资金花出去。在互相欠债不断增多的环境中进行产业转型,对企业来说风险实在太大了。

  在资源型城市,企业家们更是把维持社会稳定放在了第一位,特别是大型资源类企业,如何使职工队伍在收入激剧下降的情况下维持正常的生产、生活,已成为企业最重大的工作。贵州一家生产铝材的国有大企业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的心理压力非常大,为了稳定职工队伍,我们做了一个兜底的承诺,给2000多户困难职工每家都建立了困难职工档案,不让一户职工生活过不下去,组织不抛弃,员工不放弃,培育开发新的工作岗位。

http://img.alicdn.com/tps/TB1DmcoJXXXXXavXpXXXXXXXXXX-26-26.pnghttp://img.alicdn.com/tps/TB1rRQpJXXXXXcvXXXXXXXXXXXX-40-26.png

  由于职工情绪不稳,西北一家煤电公司还在2015年七月、八月连续向省国资委上报两份紧急维稳报告,称“职工队伍有出现大面积群体上访的可能性”。报告称,进入8月份,因持续延长两个月拖欠工资,引发矿区和职工队伍极不稳定现象凸现,广大职工对企业仅依靠自身努力走出困境的举措和实现扭亏脱困信心不足。

  另外,部分地区企业互相欠债大面积蔓延开,更使得这些地区的金融环境迅速恶化,出现了民间融资积极性下降、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等现象。中部省份的一位副县长告诉记者,经济下行、企业拖欠债务大量出现后,如今县里的民间借贷基本上停了,老百姓都怕钱好借不好还,这客观上造成了企业无法从民间融资用于转型发展。

  同时,银行贷款也越发收紧。记者在中西部多个省份看到,从去年初至今企业债务环境日趋恶化后,银行贷款对企业明显收紧,很多企业可用资金非常紧张,转型发展极为困难。采访中,四川金融界的一些人士直言,许多银行在企业效益好时竞相放贷,一旦遇到困难又忙不迭地抽贷,这种金融生态链,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企业危机爆发的“导火索”。

 

02.jpg

返回顶部
周一到周五(9:00-12:00 14:00-18:00) 免费服务热线:400-655-9999
Copyright © 2015-2016 cie.com 版权所有|粤ICP备17017572号-1